我的大院我的情
时间:2015-08-10 浏览次数:

如果去问一棵仙人掌,它为何不在沃土上植根;如

果去问一棵无花果,它为何喜欢结果不爱开花;如果去

问一朵玫瑰,它未在温室为何还能活得如斯坦然……

只知道一旦有爱,能拔起擎天的巨木,能升腾冷漠的生

命,能裸露许多的灵魂,以及能在长长的阴夜袭来时也

有耐心期待天光。

——题记

 

 

岁月如梭,去路仓皇。转眼间杨柳春风如约而至,只是在这早春二月,仍有丝丝凉意。又是一季春风微寒,漫步在大院的甬道上,撩拨起心里一丝忘我的感念情怀。二十多年的岁月,无论我身在何方,走得多远,大院就像牵着风筝的线,让人牵连与不舍。                          

儿时的记忆都在大院里,毫不夸张地说大院里的每棵树的朝向,每一窝小鸟的栖息,甚至从办公楼天台向下观望的感受都历历在目。更是常常忆起儿时偷偷向门口信箱塞自制“信件”而暗自窃喜地傻笑。

大院的记忆是欢乐的,甜美的……

大院里曾经有一方小小的花坛,每到夏季花坛里的月季花就开得热闹,花坛里的万年青被修剪得浑圆,抱着团,成了我们儿时捉迷藏最好的藏身之所。只可惜,现在花坛被改造了,每逢夏季骄阳似火,我仍会回忆那时的欢笑,那一抹郁郁葱葱的阴凉。

大院的记忆是温馨的,热闹的……

仍忘不了傍晚时分休闲长椅上,石凳石桌旁聊天的人群。大院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邻居基本上都是你的同事,每次出家门,总要叔叔阿姨的一通乱叫。孩子多了,就难免经常会放在一起攀比一番,成为大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在大院已住了二十多个春秋,目睹了它的四季变化,大院的人还是那样的亲切和睦。如果你出门回家,他们遇见你就会很亲热地说,“几天没看见你了,你回家了!”很自然的关切,让人心里暖暖的。

大院的记忆是神圣的,威严的,甚至有些敬畏……

这神圣来源于身为铁道兵后代的自豪感;这敬畏一半来源于那些长长的铁轨驶过黑色列车时父母坚决不允许靠近的叮嘱;一半来源于父辈们工作时候形色匆匆严肃的态度。

然而,我始终忘不了那样一段日子,人们渐渐少了往日的欢笑,我不愿意回忆起那段日子,总想把它尘封在记忆的最深处。整个大院仿佛陷入了无休止的阴霾,“下岗、欠薪、停产……”一个个字眼出现在大人们的口中,那时的我还不是很透彻的明白其中的含义,只是感觉大院空洞着沉寂。

几年前的一天,大院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人们脸上久违的欢笑,欣喜甚至是期盼已久的欢腾。经过公司改组并入电气化局集团——我的大院天晴了。

不知不觉地我的脚步迈进了那片小球场,忽地想起那天篮球比赛时一位叔叔说的话“看呦,咱们幼儿园的孩子们又回来喽。”是啊,从离开到归来,我们用了许久的时间,我们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去接受文化的洗礼,去接受挫折的考验。似乎是耳濡目染了父辈的那种为铁路事业奋斗的精神,自己也有深深地一种自豪感在心头挥之不去。

“归来吧,归来吧……”我的大院常常在心里这样呼唤我。多年后回到这里,比别人有更多的感情,心里,满满的都是爱意。

现在的大院,是年轻的,青春的,有活力的……

有那么一群年轻的面孔,他们奔走于生产的一线,不爱“红妆”爱“工装”;他们穿梭于项目部之间,文件同他们入眠;他们不喜欢无谓的游戏、娱乐,取而代之的是工艺创新成功的快感;他们……

因为他们的存在大院变得愈发的青春起来,渐渐地他们便成了大院的新主人,大院也早已不能离开他们的存在。

时光悄悄地溜走,岁月也一去不复返。回首相望,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既然选择了沿着父辈的足迹,就要坚强地走下去。还记得易殿的青春之歌吗?他说:“我宁愿舍弃情爱,抛却一切欲念,而绝不可以没有洒脱的步履;我宁愿背叛少林梦,淡忘故土,而绝不可以没有幻想的瀑布,青春是一种态势,青春是一种财富,青春是一种概念,更是一种风度,我选择青春义无反顾,青春的追求就一定是我的追求……”

趁着年轻,坚持自己的梦想,无悔自己的选择……

                     科技公司 潘文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